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 爱新觉罗福全 贤王也被削了爵位

爱新觉罗福全 贤王也被削了爵位

时间:2019-04-16 13:50:17 来源:趣历史

康熙皇帝和他的二哥福全之间的关系是非常要好的,可以说是“兄友弟恭”的典范,福全非常尊敬这位皇上弟弟,一心当个贤王,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个贤王,可是,有一件事却康熙皇帝对他的二哥大动肝火,福全作为臣子,只能含泪接受,这件事就是乌兰布通战役。

乌兰布通战役是第一次征讨葛尔丹的重要战役,由康熙皇帝统筹安排,裕亲王福全任抚远大将军,亲自指挥的,此役虽然没有全歼葛尔丹,但给葛尔丹所部以重创,也为后两次征讨准格尔奠定了基础,因此,这次战役的意义和影响是深远的,然而,就在福全凯旋回京之时,迎接福全的,不是康熙皇帝的赏赐,而是严厉的处罚,福全不但被罚俸三年,还被撤了职,更要命的是,削了他的爵位,取消了议政权,从此彻底成了一个“闲王”,而福全只说了一句:“我复何言!”这是为什么呢?

康熙皇帝对福全的不满,主要是福全在取胜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败逃的葛尔丹,甚至还不经请示,自作主张,下令撤军,以至于葛尔丹得以逃脱,之后葛尔丹联合沙俄,重新聚集力量与清军对抗,这才有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征讨葛尔丹,对于福全坐失剿灭葛尔丹的良机的愚蠢行为,康熙皇帝当然是非常愤怒的,于是狠狠地处罚了福全,不过,福全难道是个傻子吗?康熙他二哥可不是“二”,那么,福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笔者认为,福全是有苦衷的,虽然没有乘胜追击葛尔丹,失去了一次性剿灭葛尔丹的绝好机会,但是谁又能保证追上去就一定能剿灭葛尔丹呢?如果中了埋伏岂不是更糟,福全的考虑显然是保守的,不去做“豪赌”,但却是最保险的。

而那时,保险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这么说?首先,乌兰布通战役是康熙亲自部署的剿灭葛尔丹的军事行为,是不允许失败的,这是皇帝的亲自参与的啊!其次,福全军中的后援粮草不济,要知道,西北作战,打的不是前方,而是后援,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那就是在第一次征讨葛尔丹时,有很多皇亲国戚参战,比如说安北大将军就是康熙皇帝的弟弟(当然也是福全的弟弟)常宁,还有简亲王雅布,国舅佟国纲、佟国维等,可是,非常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国舅佟国纲在乌兰布通战役中阵亡,正是在福全军中。

佟氏一门在清朝的地位实在太重要了,甚至称之为“佟半朝”,特别是在康熙一朝就更为特殊了,要知道康熙皇帝的母亲孝康章皇后就是佟家人,而佟国纲正是康熙母亲的嫡亲兄长,是康熙的嫡亲娘舅啊!佟国维则是孝康章皇后的幼弟,康熙晚年,佟国维位列宰辅。

是的,这些都很重要,现在说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康熙皇帝在出征之前,专门把皇长子胤褆托付给福全,给福全当副手,并嘱咐胤褆要服从福全的命令,胤褆在康熙皇帝所有的皇子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特别是在军事方面,是最勇猛的一个,可以说是皇子中的“武状元”,康熙皇帝很喜欢胤褆,要不然九王夺嫡也没他的份。将胤褆派给福全当副手,这表现了康熙皇帝对福全的绝对信任,不过这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啊!虽然论辈分,福全是胤褆的二伯父,但是,毕竟君臣有别,胤褆是康熙皇帝非常喜欢的皇子之一,从某个意义上说,福全要服从胤褆,可福全才是抚远大将军,三军主帅啊!

果然,在某些军事部署上(可能就是关于追击的问题,胤褆想建功嘛),福全和胤褆发生了矛盾,但福全还是顾全大局的,他是贤王啊!康熙皇帝知道二人有矛盾之后(当然他不一定知道是为了什么产生矛盾),甚至决定将胤褆调回京城,可见,福全和康熙皇帝还是能够相互理解的。

已经阵亡了一个国舅爷了,如果胤褆再有什么闪失,福全尽管是和硕裕亲王,是康熙皇帝的二哥,也无法向康熙皇帝和朝廷交代,乌兰布通战役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葛尔丹还活着,他的势力并没有彻底被消灭,他还有一定的实力,如果贸然进兵追击,不一定能取得全胜,而且还会让胤褆再次陷于战阵之中。

因此,哪怕前面有再大的诱惑,这个险,福全实在是冒不起啊!就算风险系数确实非常低,但是只要有,福全就不能冒险,当时,保护胤褆的人身安全,才是福全的最大任务和使命,这才是福全没有下令乘胜追击葛尔丹的真正原因,只不过,他不能明说而已。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有人可能会说了,康熙皇帝明知道胤褆在军中会使福全瞻前顾后,那为什么还要派他做福全的副手呢?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这里就体现了康熙高超的帝王心术,一来是表示对福全的绝对信任,二来是鼓舞全军士气,朕跟你们在一起(御驾亲征嘛),朕的儿子也跟你们在一起!第三,就是锻炼锻炼这个皇长子,镀镀金,这第四嘛!就是免得放在京城里,总是和兄弟们搞“窝里斗”!

在商议处罚福全的时候,康熙皇帝其实是动了脑筋的,他对胤褆说了一番话:“裕亲王系汝伯父,议攻王大臣等取供时,汝若与裕亲王稍有异同,朕必置汝于法,断不姑容。”康熙这话的主要意思就是,你必须和你二大爷同进退,说一样的话,招一样的供,否则,我绝对不饶你!

后来,在调查时,胤褆说:“我与伯父裕亲王供同。”福全听了,感动得泪流满面,福全和皇帝做了这么多年兄弟,他明白康熙的真实用意,康熙是希望自己能把这个责任承担下来,从而保全胤褆,保全众多参战的皇亲贵族,免得在问责时相互推脱,因为福全是抚远大将军,是真正的三军统帅,葛尔丹是因为福全没有下令乘胜追击而得以逃脱的,尽管情有可原,但是毕竟要追责啊!由他一人承担责任,可以保全更多的人,这里面就包括了大阿哥胤褆,因此,在处罚福全时,他只是含泪说了一句:“我复何言!” 其实,福全也是非常在乎胤褆的,否则在乌兰布通的时候,福全也不需要那么在意胤褆的安全,就应该乘胜追击葛尔丹,尽管在前线二人有一些不愉快,但是这些无碍大局,从政治格局的角度看,在康熙一朝的中后期,主要的政治力量分为两派,一派是为以明珠为代表的“明党”,这是拥立大阿哥胤褆的,另一派则是以索额图为代表的“索党”,这是拥立太子胤礽的。

显然,福全是胤褆的支持者,后来胤褆失宠,胤褆转而支持八阿哥胤禩(八爷从小是由胤褆之母惠妃抚养长大的,因此胤褆与胤禩关系非常好),福全也支持过八阿哥胤禩,但是,福全并没有完全陷入党争之中(主要是他在康熙四十二年就去世了),这些是后话。

因此,福全一个人主动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在保全了胤褆的同时,也保全了很多参战的皇亲贵族,也全了与康熙的兄弟之情,康熙虽然处罚了他,但是从之后二人的关系来看,康熙是非常感激福全的,在此后征讨葛尔丹的战斗中,福全再次领兵出征,可见康熙皇帝对福全始终是信任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