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社会人物 > 奥朗德夫人最不受欢迎?盘点法国8位"第一夫人"

奥朗德夫人最不受欢迎?盘点法国8位"第一夫人"

时间:2020-05-19 13:34:51 来源:中国网

据法国《 费加罗报 》8月23日报道,从伊冯娜·戴高乐到瓦莱丽·特里耶韦莱,中间还有塞西莉亚·萨科齐,克洛德·蓬皮杜,罗伯特·许奈德(Robert Schneider)等八位第一夫人,向我们讲述了法国第一夫人形象的演变,我们将深入了解总统夫妇的亲密关系。

罗伯特·施耐德是《新观察家》报纸的执行顾问,他已经出版了几本书,其中有两本名为《密特朗》和《我将成为总统》。他最新的一本书名为《第一夫人(佩林)》,也即将出版。

通过这本书,将向读者演示第五共和国8位第一夫人的私生活。分别是伊冯娜·戴高乐,安娜—埃莫娜·吉斯卡尔·德斯坦,克劳德·蓬皮杜,达尼埃尔·密特朗,贝尔纳黛特·希拉克,塞西莉亚·萨科齐,卡拉·布吕尼以及瓦莱丽·特里耶韦莱。

罗伯特·施耐德:这八位第一夫人之间显然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她们属于不同的世代,不同的文化和社会背景。伊冯娜·戴高乐,保守的天主教徒,卡拉·布吕尼,社交名媛,有大约50位爱人,她们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呢?安娜—埃莫娜,是公主的女儿,瓦莱丽·特里耶韦莱,昂热市游泳池收银员的女儿,她们之间又会有什么相通的地方呢?

实际上就是戴高乐夫人,从她开始奠定了第一夫人正式的官方地位,而这一角色在以前是不存在的。她也是一位慈善家,爱丽舍宫的女主人,以及法国时装传播的使者。第一夫人的角色自确定以来就非常稳定,一直到塞西莉亚·萨科齐和瓦莱丽·特里耶韦莱,除了达尼埃尔·密特朗(Danielle Mitterrand)之外:吉斯卡尔·德斯坦夫人,蓬皮杜和希拉克的第一夫人们都信奉天主教,属于中产阶级者,主要的角色是母亲,妻子和家庭主妇。因此,她们不得不作为丈夫事业的附属品,这是常态。但是从尼古拉·萨科齐总统开始,这一现状就开始发生改变:塞西莉亚想要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卡拉·布吕尼也在努力争取自己的自由,但是她的行为是非常地谨慎小心地,瓦莱丽·特里耶韦莱的行为就更加地激进了,她迫切地想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捍卫自己的自由,用她那备受关注的tweet账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

这8位“第一夫人”之间有什么区别?她们每个人身上有法国人的什么特点?

伊冯娜·戴高乐(Yvonne de Gaulle),是戴高乐总统的第一夫人,是法国最著名的妻子。因此,她不仅仅是法国的一位公民,也是法国的第一夫人,她的光芒都隐藏在丈夫的阴影下。她的葬礼非常地简单,而且几乎不为媒体大众所知道。

克洛德·蓬皮杜(Claude Pompidou)在爱丽舍宫的地位几乎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掉。但是,在其丈夫死后,她几乎成为一个政治人物。她是现代艺术的一个图标式的人物,她竭力捍卫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权益。密特朗和希拉克到最后也接受蓬皮杜艺术中心进行外事活动,并给了她一个大使的身份。

安娜—埃莫娜·吉斯卡尔·德斯坦(Anne-Aymone Giscard d'Estaing)是最害羞的第一夫人,她宁愿生活在丈夫的阴影之下。她的丈夫德斯坦总统想要让他们俩成为法国的“肯尼迪夫妇,”而且还给予了她一定的政治地位。她不仅仅会去参观医院和学校,也会去矿山和工厂进行视察工作,她也会为密特朗总统发表一些演讲。但是另一方面,吉斯卡尔是不幸福的,她坚持彰显其现代性。但是,法国人也了解到她的贵族起源,民众看吉斯卡尔的行动就好像她在试图重返君主制,因此对她大为不满。

达尼埃尔·密特朗(Danielle Mitterrand)是法国第一夫人中的反叛者:她是教师的女儿,而且是非教会的,从年轻时就是社会主义者和活动家。在她的丈夫当选总统之后,她还是继续进行着不懈地斗争:她成为全世界范围内库尔德斗争的象征,并捍卫少数党派的权益。她甚至惊动了法国外交界,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她在国外旅行时,弗朗索瓦·密特朗身边的亲信会遭到密切地监视。

瓦莱丽·特里耶韦莱认为自己会比卡拉·布吕尼更快地适应爱丽舍宫的生活……我们知道的结果却并不是这样

贝尔纳黛特·希拉克(Bernadette Chirac)在当“第一夫人”期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希拉克总统的第一个任期期间,她几乎远离了媒体和公众的视野,因为她是非常保守的,而希拉克则是致力于与社会破裂和现代化进程中断斗争的总统。在希拉克的第二个总统任期中,贝尔纳黛特则一改往日淡泊名利的形象,成为核心政治人物,并受到了戴高乐候选人的支持。

塞西莉亚·萨科齐(Cécilia Sarkozy),讽刺的是,在当时是最有影响力的第一夫人,但是她的“任期”却是非常短暂的。她极大地促进了丈夫总统选举的成功,当时萨科齐认为塞西莉亚已经离开了自己,但是她却为了萨科齐重新回来了,事实上,她回到萨科齐身边仅仅是为了让他赢得总统大选。布里斯·奥尔特弗(Brice Hortefeux)评价塞西莉亚说:“我认为塞西莉亚是萨科齐当选总统的决胜点,这是毫无疑问的。”

卡拉·布吕尼(Carla Bruni)是最富有代表性的,是特别典型的。萨科齐和布鲁尼是在雅克·塞盖拉(Jacques Séguéla)家相识的,并且仅仅在认识三天后,萨科齐便向布吕尼的母亲求婚了,希望把女儿嫁给他!不过,布吕尼很快地就厌倦了爱丽舍宫的生活,以至于有一天她和瓦莱丽·特里耶韦莱聊天的时候,她抱怨道:“我不能够忍受这样的生活。”

瓦莱丽·特里耶韦莱(Valérie Trierweiler),目前是最后一位第一夫人,她曾经认为自己会比卡拉·布吕尼更快地适应爱丽舍宫的生活……我们知道的结果却并非如此

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谁是最招人讨厌的那一位?

关于这个问题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最受法国人喜欢的第一夫人是贝尔纳黛特·希拉克,紧随其后的是达尼埃尔·密特朗。她们的性格都非常地好,而且她们的社会行为也被公众大为称赞。

最不受人欢迎的第一夫人是瓦莱丽·特里耶韦莱。这是非常有趣的,因为我了解她,她坚强的性格从不掩饰她的个性。然而,她病态的嫉妒,抑郁症和推文事件,是她在法国人眼中完全丧失了信誉。不要忘了这个报道,一个女人想要和总统一起度假,并命令他不要想着结婚,因为“我们不喜欢他”。她的坏脾气和固执导致了民众对他的厌恶。

在整个第五共和国内,第一夫人的职能是如何发生变化的?在今天还有意义吗?

可以肯定的是,关于这一问题的其他方面的调查,结果显示:法国人不想维持现状。换句话说,第一夫人就是一种象征,有自己特定的角色,否则如果她什么也没有做,那么她对于国家而言是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独立,想要获得自由,过自己的生活,她们不希望被迫留在爱丽舍宫。

不禁要再次地提及第一夫人伊冯娜·戴高乐,她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从她当第一夫人以来,我们了解到为什么第一夫人都会感觉到失去了个性,在爱丽舍宫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她们也感觉到丈夫离自己越来越远,不论是忙于行使总统权力,还是在面对巨大的女性诱惑时。第一夫人中有好几位都被自己的丈夫给欺骗了。

大多数人认为著名的瓦莱丽推文事件实现了第一夫人一个过时的功能,然而法国人想要第一夫人拥有更多的权利。第一夫人的功能被视为君主的回忆。当然,法国人砍掉了国王的头,但是戴高乐建立了君主制的共和政体。

第一夫人的职能在今天看来似乎已经过时了。此外,大多数法国人并不关心总统身边是否存在一个一个女人:现任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他和瓦莱丽分手之后,我们想知道这一前所未有过的局面的严重后果,但是,现在我们对这一状况适应地很好。第一夫人也可能是无形的,永远存在总统的阴影中,过自己的生活。你见过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丈夫吗?

当瓦莱丽通过推文释放自己感情和灵魂的时候,尼古拉·萨科齐也讲述了他和塞西莉亚以及卡拉的婚姻。第一夫人的职能能够使政治生活大众化?亦或是关系到社会的透明度?

当然!目前的社会现状使第一夫人的角色变得更加的难!考虑到伊冯娜·戴高乐,在法国解放后,她嫁给了一个民族英雄。但是那个时候她是默默无闻的,几乎不为人所知,她可以去逛街,没有人认识她,今天我们甚至不知道她的声音。这种情况在现在看来是不可想象的。

奥朗德绯闻女友朱莉·盖耶(Julie Gayet)压根就不想当第一夫人,如果说能够与奥朗德的关系正式化,她也希望能够继续当演员,制片人,安静地过自己的生活。我对朱莉·盖耶不是很了解,但被告知,她为人聪明,风趣友善。不过,我觉得更有趣的是,她并不想扮演第一夫人的经典角色。

为什么不像美国的“第一夫人”那样,为法国的“第一夫人”创建一个事实上的权力?

在法国,第一夫人仍然依附于总统,有一部分人希望做出一定的改变,赋予她们实际的权力,譬如预算特权。在美国,第一夫人会参加活动,她拥有一定的权力。然而,法国的第一夫人没有地位,甚至在宪法中,或者是爱丽舍宫的组织机构图表中都没有占有一席之地。所以需要做出一些改变。

分享到: